舞坛人物当前位置: 首页 > 舞坛人物 > 风云人物

奥运舞者刘岩:换方式重起舞

时间:2013-03-28 15:41:01    来源:网络

[导读] “换一个方式,跳一辈子舞蹈。”在舞者刘岩的身上,我们一直可以看到奥运“永不服输,超越自己”的精神。



我要用另一种方式跳下去


记者:5月12日,你受伤后第一次跳舞——面对练功房的镜子,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刘岩:完全不敢看!光看编导,不再看镜子里自己的动作好不好了。
记者:采访杨丽萍老师时,她说自己觉得舞跳得最好的年龄是50岁,因为年轻时跳生活,而50岁是跳生命,你认同吗?舞蹈今后会处于你生活的哪个位置?

刘岩:认同!杨老师说这话时是50岁,我在20多岁就有了这个体会,只是我的感受是经历了很可怕的一个劫难。20多岁所得到的“舞蹈跳的是生命”这个体验,是用很残酷的方式得到的。今后我永远不可能离开舞蹈!我可能在身体上有一些特别的创伤,但会用另一种方式舞蹈下去,会用自己的理念去追求,去继续舞蹈。我会去读书、去研究和别的演员不一样的表达方式,我希望会有更丰富的创见。


我不是铁人 也不是圣人


记者:张云峰老师说你是一个“很不服气的人”,你认同吗?
刘岩:不服气?!认同!
记者:他说你受伤后他都不敢去看你,不敢打电话,反而是你最先给他打的电话,面对别人的“小心翼翼”,你反而更坦然。
刘岩:坦然吗?反正这个问题挺复杂的,我不是一个铁人、圣人,我只是有血有肉的一个女孩,大家要特别人性化地理解,我在公众面前再怎么用坚强的态度面对事件也好,创伤也好,我仍然就是个人,也会有脆弱有反复,很难释怀。受伤后张云峰老师是我想主动自己联系的几个人之一,他是我的恩师。
记者:8月20日晚在东方卫视北京演播室举行的“跨越海峡的爱心——援助台湾风灾灾区赈灾晚会”上,你伤后第一次登台表演,我想一位重伤之后的舞者对自己的第一次复出一定非常看重,怎么选择这个时候?
刘岩:计划赶不上变化吧,原本确实是想把第一次留到11月份,希望在灯光、服装、舞美上要让自己呈现艺术上的水准,但急速变化的台湾风灾来了,带来这么大影响,活动主办方找到我,希望不仅仅只是出席和做采访,特别希望我能在台上用表演的方式出现,事件的重要性是容不得你有任何修饰的,所以我在台上没有任何设计,没有特别的妆容,练功服外套件T恤就表演,这样的表演是由衷的,是任何其他大型综艺活动都没有的吸引力,我愿意主动来跳。
记者:实际上现在看到更多的是你在各种公益场合的身影,从一个原来只从事表演的演员到今天在各种演讲台公益活动中频频出现,在你看来参与这些活动的意义是什么?
刘岩:对于我来讲这些活动很有意义,我自己的态度、方式可能会影响一些人,某一些层面会鼓励一些人,这就是我参加这些活动的意义。我的痛苦和常人一样
记者:你7月19日博客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刻——“坦白讲,我经常被一些事莫名其妙地感动,极度温情的、无比冷漠的,都有。”“极度温情”可以想象,“无比冷漠”怎么理解?
刘岩:具体某人某事不好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不好去讲。我要说的是,虽然我受伤后受到很多关注,但我的工作、生活所经历到的依然是所有普通人在我这种状态下会经历到的人和事。
记者:今后的路会更难,对未来能做什么、参与什么,你很确定吗?事业、家庭怎么去考虑?生命的轨迹发生了变化,生活的重心将转向哪里?
刘岩:上学!考研究生,到10月底才报名,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与舞蹈相关。具体上哪个学校,报考什么专业,考哪个导师的研究生,这些都还不便透露,因为这一切都有变数,也没有因为我受伤就免试一说,我依然需要大量看书,努力准备考试,是实打实的去考。

                                                                                                                                     (原标题:奥运舞者刘岩——我要用另一种方式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