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坛财经当前位置: 首页 > 舞坛财经 > 舞坛经济

国标舞产业,励精图治20年

时间:2013-03-30 19:49:12    来源:中华舞蹈网

[导读] 港龙舞蹈文化机构主席、英国国标锦标赛和UK公开赛唯一的中国评审王永刚。他关于国标舞产业的“生意经”。

         曾经是一位优秀的舞者,酷爱国标舞艺术,但是他脱去舞鞋,毅然跃入市场经济的大潮,开始了人生新的经历。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舞者与市场经济相互渗透的舞蹈文化机构,为千千万万的舞者搭建起发挥潜能、展现风采并能够获得希望和实现梦想的平台
 
王永刚简介
港龙舞蹈文化机构主席
英国国际舞蹈教师协会(IDTA)高级院士
2010年英国黑池舞蹈节队际赛亚洲队领队
中国国际标准舞市场经营模式的开拓者与创始人
中国国际标准舞全国锦标赛和中国体育舞蹈全国锦标赛评审
WDC国际标准舞世界杯、中国•深圳国际标准舞世界公开赛评审团主席、组委会执行秘书长
上海东方电视台《舞林大会》特邀评审
中央电视台CCTV电视舞蹈大赛评审
日本东京公开赛首位中国评审
世界三大国标舞比赛之英国国际锦标赛和UK公开赛唯一一位中国评审

        “3D阿凡达影片的视觉效果非常震撼,人物造型、场面等非常有冲击力,是一部大手笔的大制作,整体营造出一种艺术化的美感,从前期的故事题材、剧本到后期的拍摄、制作、宣传等都下足了功夫,也取得了超乎意料的票房效益。如《阿凡达》这样成功的大型影视作品背后的大制作和大投入正是我们当前国标舞行业所需要借鉴和学习的。电影呈现的是整体作品,而国内国标舞行业目前还没有像《阿凡达》这样直接投向市场的整体作品,像国外《燃烧地板》这样的大型舞剧全球商演的例子也是屈指可数的,整个行业尚未形成商业运作的气候......”

        发表上述观点的是港龙舞蹈文化机构主席、世界三大国标舞比赛之一的英国国标锦标赛和UK公开赛唯一的中国评审王永刚。他麾下的港龙舞蹈文化机构已成为中国的一个舞蹈企业品牌,以下是他关于国标舞产业的“生意经”。

记者:开门见山的几句话,让我感受到电影《阿凡达》带给您的某种冲击,那是什么呢?

王:《阿凡达》让我思考到一些问题,国标舞届也有一些与《阿凡达》这样大型影响作品类似的产品,概括起来主要有三种:其一是采用国标舞素材编排和制作的国标舞剧,如风靡全球的《燃烧地板》;其二是国标舞巨星专场表演晚会;其三是经过整体包装的国际舞大型赛事。和一部分成功的影视作品出炉一样,这和三者的成功呈现也需要从选材、策划、组织、制作、宣传等各个方面的大投入制作,这些产品也需要通过赢得关注度和票房等来获得收益。
        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国标舞完全是依托市场的能量而一步步发展的,而不像其他高雅舞种那样由国家来引入和扶持。国标舞从被引入中国的那一天开始,国标舞产业也随之开始,实际上它的发展也是完全依靠民间自发的市场力量来推动的。用其所拥有的相对固定消费人群和自身巨大的娱乐、休闲、健身、交友功能等逐步形成了现在的国标舞市场。
        二十多年来,国标舞已初步形成了一个包括舞蹈培训、舞蹈演出、舞蹈用品、舞蹈赛事、舞会和俱乐部经营,以及艺术舞蹈院校、体育类专业院校等跨多行业的舞蹈产业链,资料显示,中国现有的国标舞消费人群已经超过三千万,尤其是近几年少儿培训市场发展递增速度较快,而目前中国的国标舞水平与日本接近,在亚洲数一数二,中国选手多次也在世界舞坛上取得突出的成绩。但是到目前为止,国标舞还没有形成如国外商演那样蓬勃的真正的演出市场,而国标舞专业的教育产业和业余的培训产业则相对发展得较好,已颇具规模和成效。因此,在国标舞市场的开发上,演出市场是一块非常值得重视,也能够做大做强的“蛋糕”。我们说的演出分两类,一类是国标舞选手或演员参加各类大小型的活动,这种情况现在已经相当普遍。一类就是如《燃烧地板》那边,通过策划制作成大型舞剧之后进行的巡回商演,这类演出则相当缺乏。另外,舞蹈传媒产业,如网站、报刊、杂志、新媒体等发展潜力都较大,有待开发。

记者:请谈谈您创办的港龙舞蹈文化机构的盈利模式,港龙模式是独创的,还是国外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作为参考?
王:港龙舞蹈最初是以国标舞培训、舞会和舞蹈用品代理这三个项目起步的,当时国内的国标舞发展仍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1998年,我们在深圳成立了“港龙国标舞中心”,把很多精力放在开办各种培训班和国标舞专场舞会(party)上,平均一两个月就会举行一次大型舞会,把当时国内职业排名前六的选手一对对邀请来港龙表演,并通过舞会的形式将大批香港和深圳等地的舞蹈爱好者聚集到港龙来。港龙一开始的成功与港龙位于罗湖口岸火车站这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不无关系,其次也得益于我当时在业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将大批优秀选手和老师聚集到港龙来,使得当时的港龙成为凝聚全国最优秀国标舞者和舞蹈爱好者的风水宝地。
         实际上,港龙舞蹈是第一个做专业国标舞俱乐部经营的,当时国内找不到第二家专门做国标舞的俱乐部,在国外也没有同种经营模式的俱乐部,同时我们也是国内第一家注册做国标舞经营的企业。所以,说港龙模式是我们独创的也不为过。
         当港龙的俱乐部经营达到相对成熟的阶段后,我们又把目标瞄准了当时在所有选手心目中位置最高的全国锦标赛。因为我本身就是职业舞者出身,所以我非常清楚一个高水准高影响力的公开公平的赛事对选手来说有多重要。于是,我们就与中国国标舞总会签订协议,在2002年第一个以港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承办了中国国际标准舞第十六届全国锦标赛和之后的连续六届赛事。在最初承办的一两届全国赛中,我们从组别设置、计分手段、赛事包装宣传等各方面对其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将之打造成一台晚会型的赛事。在这期间,我们创造了中国国标舞的数个第一:第一次采用灯光舞美搭建比赛舞台、第一次用海报的形式为比赛做宣传、第一次在赛场的舞池内树立了广告牌、第一次采用电脑计分、第一次邀请英国乐队现场伴奏、第一次邀请了8名黑池评审坐镇、第一次邀请了3对世界冠军分别进行3晚的表演、第一次面对社会大众开售门票、第一次与政府媒体合作宣传比赛等等……此外,前两届赛事还获得“安莉芳”品牌是独家冠名赞助,成功地走向国际化、规模化和市场化。这可以说是国标舞全国赛事的一个分水岭,从那以后,国标舞的全国赛呈现出全新的面貌,不再是国标舞圈内小众的赛事,而成为全国舞者关注的焦点。而此后国内的大小国标舞赛事,都在不同程度上效仿我们的做法,全国各地国标舞赛事逐步繁荣。
          在对全国国标舞锦标赛成功改革之后,创办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赛成为了我们努力的方向。当时国内的优秀选手已逐步走出国外,到英国、意大利等国家比赛和学习。但是有机会去国外学习和深造的选手毕竟是很少数,绝大多数的选手由于经济等各方面原因都无法成行。因此,2003年,港龙自主创办了第一届中国•深圳国际标准舞世界公开赛,邀请了多位黑池评审和各大组别世界排名前六的选手们前来参加,让国内的选手得以在“家门口”见识到世界最顶级的国标舞,让国外的顶级评审来中国传授舞艺、让选手们通过比赛的平台互相交流和学习,也是从这时候开始,中国选手和中国国标舞逐步被世界所认识,从栾江第一次拿到黑池职业新星拉丁舞冠军开始,齐志峰、张劲、赵亮、张浩等一批国内优秀选手都是从这个平台中走向世界。目前,这个比赛已经成功举办了七届,2010年将举办第八届。值得一提的是,从2009年开始,我们获得世界舞蹈总会(WDC)的认可,被授予连续十年在中国举办WDC国际标准舞世界杯的资格,这是世界舞坛对港龙舞蹈的肯定,也是对中国国标舞发展潜力的肯定。我们将此两大赛事合二为一,架起中外国标舞交流的桥梁,尽最大努力促进中国国标舞的发展。

记者:2009年港龙的投入和产出大概介绍一下。港龙的模式是否可以在全国其他城市复制?
王:港龙舞蹈创建12年来,已经发展成以国标舞俱乐部经营、舞蹈培训、演出、赛事、健身、休闲及舞蹈用品为主的全方位专业国标舞企业。2008年,我们投资了近千万元对港龙国标舞俱乐部进行了重新装修,对各类资源进行整合,形成了一个拥有五星级国标舞俱乐部、舞蹈教室、舞蹈用品商城等多元化成体系的全亚洲最大的国标舞中心。从环境的硬件配套到师资服务等软件设置,我们均堪称亚洲一流。港龙模式的主要有三个特点:第一是着力于培养和开发国标舞市场,在深港两地同时分别担任“引进”和“输出”的功能。港龙创立之初,国内的国标舞市场还尚未成型,我们首创了“以舞养舞”的形式,首先吸引深港两地的舞蹈消费人群,紧接着又将全国各地的精英选手、老师聚集到港龙来,通过有效的实践和探索规范了行业的运作模式和规则,促进国内市场的繁荣发展。当国内市场运作到一定水平后,我们又向香港输出优秀的老师,进而带旺了香港的国标舞市场。第二,我们通过举办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国内赛事,搭建起全国各地选手以及中外选手之间的学习交流平台,凝聚全世界的国标舞优势资源,架起一座桥梁,充当“中外国标舞文化的交流使者”。第三,通过港龙的硬件配套和软件优势成功运作的“经纪公司”模式。总结起来,港龙是以俱乐部经营和舞蹈培训为载体,以打造亚洲乃至世界知名的国标舞赛事为核心,凝聚全国最优秀的国标舞老师和选手,重点吸引珠三角地区特别是深港两地的国标舞爱好者,形成了国内最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国标舞第一品牌。
          港龙模式是港龙舞蹈在深圳的首创,全国其他城市可以参照经验,但却不可能完全复制,因为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在其他城市运作出来的“港龙舞蹈”不可能一摸一样。我认为,一个国家或地区要想发展国标舞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拥有足够多的人口,二是达到相应的经济条件,再加上当地国标舞从业者的适当引导营造出相应的氛围,经过时间的沉淀,成功就指日可待。做国标舞,特别是经营向港龙这样规模的企业要有足够的精力、耐力和财力,一句话,要“守得住”!

         记者:把国外顶尖国标舞选手引入中国表演和教学是从港龙开始的,签约国内优秀选手也是从港龙开始,港龙相当于最早的国标舞经纪机构,如何控制这么多国内优秀选手?用什么方式能让他们愿意履行合同?
王:港龙相当于国内最早的国标舞经济机构,这个说法没错,这最早也是由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的秘书长尹国臣先生提出的。我认为对选手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广阔的舞蹈市场和适合选手发展的土壤,有专业的顶级的俱乐部,有好的比赛来吸引他们,其次就是要依靠人性化的管理和可预见的企业发展潜力,对选手职业生涯的规划和目标的引导等等。
        对于签约港龙的选手,我们有着严格的筛选和考核,符合条件的选手加入港龙后,我们会其进行培训,在生活、教学、比赛和表演等各方面进行引导,为他们进行职业规划。早期签约港龙的都是那些一心要在国标舞行业继续发展和进步的选手,我们要求他们一对一起签约,重点是一边教舞赚钱一边学舞练舞,并为他们提供他生活、跳舞、培训的所有场地和条件。在“以舞养舞”的成功运作下,港龙的签约老师们生活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基本都是有车有房,有的甚至是“名车多房”,而对那些想在舞艺上更进一步的选手,港龙无疑也提供了最佳的平台。
         在与选手的合作方面我们做了很多探索,但还不够完善,需要继续努力。特别是在当前的国标舞界,“经纪人”与“经纪机构”的概念还没有深入到选手的脑海中,大部分选手都是单打独斗,他们不清楚拥有自己经纪人或经纪机构的重要性,这个对选手来说当然是有得有失,但这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国标舞选手们可以参照演艺界或体育俱乐部这两种模式去发展,这样无论在个人影响力或职业前途上都会有质的改变,对国标舞行业的发展也将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否则继续目前“个体户”作战的模式,中国的国标舞行业也无法做大做强。

记者:深圳国标舞在逐渐向产业化发展,还衍生了囊括舞蹈用品展销、舞蹈培训和赛事观摩、文化旅游等的文化产业链。请您谈谈国标舞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及空间。
王:国标舞在中国的发展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国际上也普遍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未来最具潜力的两大国家。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当前的中国充分具备了发展国标舞所需的两大条件。纵观世界上那些国标舞发达的地方,如英国、美国、意大利、日本等都符合这两大条件。论人口,中国的人口数量全世界数一数二;论经济,中国的经济是当前世界上最有潜力的。所以,中国的国标舞发展前景也跟当前中国在世界上的位置一样,潜力无限。在全局呈现良好发展势头的情况下,我们也必须注意到中国国标舞发展的薄弱地带。我们缺乏成熟的舞蹈演出市场,而这一块恰恰是未来国标舞行业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当我们培养的国标舞人才越来越多的时候,就越需要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去容纳这些人才。而光靠日趋饱和的深港两地市场已不能再满足行业发展的需要。我们要依靠与媒体的紧密合作,培养众多让社会大众都知道的国标舞明星,如上海的东方卫视《舞林大会》、湖南卫视的《舞动奇迹》、央视的电视舞蹈大赛等都是很好的尝试,我们要继续研究更多更好的方式,让社会大众的关注和参与带动国标舞产业的发展。
         另外,各地举办的国标舞比赛在赛事组织、策划以及商业运作上还相当欠缺,很多赛事就是单纯排名争位的赛事,无法与市场盈利挂钩。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国标舞大赛能够做成像美国奥斯卡颁奖晚会一样,所有的人都是盛装出席,每个人都自愿自觉地购买门票,带着欣赏一场文化盛宴的心情去观赏选手们的精彩舞技,也能让他们收获一次绝对超过回票价的视听享受,那才算是真正的成功。而国内大部分的国标舞大赛在这方面实在是很欠缺。

记者:将深圳打造成“东方黑池”指日可待,作为幕后“操盘手”您下一步有怎样的部署与安排?
王:“东方黑池”的称号最早是我提出来的。英国黑池小镇因举办黑池舞蹈节而闻名于世,而每年五月黑池大赛举办期间,全世界的国标舞者都会像朝圣般涌现黑池。因此,我们也希望在东方,在亚洲打造出具有黑池大赛那样影响力和地位的国标舞大赛。但不同的是,黑池的闻名和繁荣仅是在每年赛事举办的一个很短的周期内,而我们想打造的是在深圳营造以一条国标舞大赛为核心的,涵盖娱乐、休闲、旅游、购物、酒店等多行业的文化产业链,这一文化产业链是全年度都在运转的,而不仅仅是在比赛期间,简而言之,我们就是要把深圳打造成一座“国标舞城”。
         我们的一些重要的国标舞大赛和表演晚会从开始经营到现在还不到10年的时间,而英国的黑池舞蹈节已有80多年的历史,“东方黑池”并非指日可待,而是需要政府、媒体、国标舞从业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的更多支持,需要大家的努力和时间的沉淀。当然,有着深圳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媒体的有效宣传,再加上港龙在业界的声望和资源优势和我们专业的赛事运作团队,我相信“东方黑池”有朝一日会变成现实。
        今年的国标舞世界杯大赛,我们正在努力筹划:一、吸引更多亚太地区的选手和观众来参与和观看比赛。二、加强与央视、香港凤凰卫视和深圳卫视等辐射范围较广的媒体合作,让有华人的地方都能欣赏到我们的文化盛宴。三、加强与政府的合作。国标舞已经是中国的强项,我们希望政府的进一步支持与重视,让这一文化盛宴不再是深圳人的独享,而能成为从深圳辐射全国的一个文化品牌。

                                   (原标题 国标舞产业,励精图治20年——王永刚的“生意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