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坛财经当前位置: 首页 > 舞坛财经 > 舞坛经济

体舞30年:这城市跳出优雅与活力

时间:2017-03-12 11:38:24    来源:四川日报网

[导读] 国标舞,源自西方的舞蹈艺术,已经把它的优雅与活力,渐渐注入成都的血脉。

     

 

 

 

       7月14日,2013世界体育舞蹈节在双流体育中心落下帷幕。端庄典雅的华尔兹、华丽奔放的探戈、活力四射的拉丁……来自全世界的舞蹈高手为成都观众奉上了一台体育舞蹈的饕餮盛宴。

  这已是成都第3次举行世界体育舞蹈节。自从“国标舞”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进入这座西部城市以来,越来越多的市民爱上了这种在优美的音乐中“运动”的艺术。据估计,成都学习体育舞蹈的群体,如今已超过30万人。源自西方的舞蹈艺术,已经把它的优雅与活力,渐渐注入成都的血脉。


  萌芽

  “胆子大”才跳国标舞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标舞西风东渐进入成都。这种优雅的舞蹈很快吸引了一批追随者,他们很多在后来成为成都的国标舞精英。但在当年要投身这种外来舞蹈,很多人备尝艰辛。

  7月15日上午,刚刚在体育舞蹈节上担任数天评委的明月,马不停蹄地前往舞蹈工作室上课。这位已经49岁却体态轻盈的女子在排练厅精神十足,“学生们让我休息一天,但是一说到跳舞,我就感觉不到累!”

  明月是成都最早跳国标舞的人之一。在念高中以前,她和大多数成都人一样,没听说过“国标舞”几个字。有一天偶然在百货商店看到电视里放的国标舞比赛,顿时被这种韵味十足的舞蹈迷住了。

  1986年城北体育馆来了一位教国标舞的广州老师,22岁的明月兴冲冲地就溜出单位报了名。当时,“国标舞”刚刚进入内地。老师教10节课,学费120元,相当于普通工薪族1个月的工资。明月以为自己已经很豪爽、很败家了,没想到在现场一看,报名的至少有上百位年轻人。简陋的体育馆内,当舒缓的音乐响起,这群刚刚接触“国标舞”的成都人,开始生涩地旋转、滑步,不时有人踩了别人的脚。明月有些害羞,站在一边看别人上了两堂课之后,终于鼓足勇气踏入“舞池”,从此开始27年与体育舞蹈的不解之缘。

  半年后,明月很快成为国标舞的个中高手。那时候,成都跳国标舞的人少,可供跳舞的场地更少。明月难捺满腔热忱,只好频频转战全国各地的各种国标舞比赛过瘾。她工资只有100元出头,可即使做一条最便宜的比赛裙也得两三百元,再加上食宿费,对她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幸好那几年我爸爸偷偷补贴了我不少”,明月透露,她曾在1990年为了比赛专门在广州定做了一套鸵鸟毛的裙子,花了3000元,父亲不得不悄悄从家里的存折上取钱给她。原本就不赞同她耽误工作去跳舞的母亲,气得数落了父女俩好久。

  洋盘的“国标舞”很快就在成都风靡,夜总会、歌舞厅把引进芭蕾、国标舞等当成一种时髦。蜀都大厦旋转餐厅里的一家夜总会,也在每晚推出歌舞节目。明月和舞伴前往应聘,很快被录用。每天晚上跳两支舞,每人薪酬40元。第一天表演后拿到4张10元大钞,她兴奋得差点没睡着。他们的名气很快在圈子里传播开来。90年代初期,明月就靠走穴商演来支撑参加各种比赛的费用。最多的时候,一天晚上要赶4个场子,5元、10元一场的也接。转场来不及换裙子,她就穿着表演服骑车,把蓬松的裙摆绑在腰间……

  更多喜欢这种舞蹈的成都人,开始慕名找明月这批第一代舞者学舞。没有专门的舞蹈场地,他们就转战于歌舞厅、成都市体育中心外的空地,甚至单位的工会活动室。与此同时,明月也开始在全国各个体育舞蹈比赛上摘金夺银。几年下来,她夺得体育舞蹈全国比赛的3项冠军,还曾在1998年以体育舞蹈中国锦标赛职业新星组冠军的身份,跳进国际上最负盛名的英国黑池世界体育舞蹈节。遗憾的是,明月的舞伴因为最终没能凑够3.6万元的比赛费用,他们被迫临时退出比赛。但倔强的明月依然只身前往黑池,尽管没有舞伴无法参赛,她还是每天去比赛现场,“哪怕去观摩一下别人如何排练也是收获”。

  35岁那年,明月干脆一门心思扎进体育舞蹈的世界。

 

 

 

 

  普及

  56岁老者挑战世界体舞高手

 

  体育舞蹈究竟有何魅力?不仅在于音乐旋律的优美,舞姿的激情四溢,更在于每一个舞者,能够在翩翩起舞的时候感受到生命的活力。因此迅速成为全民健身的主要方式之一。

  7月13日的双流体育中心,第四届中国成都体育舞蹈公开赛正在激烈进行。56岁的成都选手夏世哲和他的舞伴、52岁的王雅丽刚刚在初赛中跳完一轮,便遗憾止步于复赛。不过,当他们离开时,现场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不约而同地献给他们诚挚的掌声,因为他们是这场比赛中年龄最大的一组选手。夏世哲和舞伴由始至终面带微笑,“我们的最大目标也就是闯进半决赛。能够在世界级的体育舞台上展示自己,已经足够了。”

  体育舞蹈究竟有何魅力,能够让一个56岁“高龄”的业余选手去公开挑战全球高手?夏世哲没有回答,他只描述了自己多年跳舞时的感受,“每当我翩翩起舞,就仿佛在展翅飞翔”。

  夏世哲年轻时是一家单位的司机。1995年左右,他的妻子爱上了去舞厅跳舞,就把他拉去当“护花使者”。“那时我只觉得舞厅里乌烟瘴气的,去了就只站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等,绝不下舞池跳。”没想到有一天跳舞时间结束,明月和一群国标舞者趁机在舞池里练舞,夏世哲眼前一亮,“这个舞漂亮!”妻子见他来了兴趣,撺掇着在明月的培训班给两人报了名。

  他们住在沙河堡,舞蹈班却在火车北站邮电局舞厅。每天下班以后,两口子迅速吃完晚饭,就骑着自行车往火车北站赶。夏世哲喜欢体操、打篮球,体能还不错。可从没跳过舞的他手脚不协调,一场舞下来,不仅热得汗流浃背,还要么踩着别人,要么被舞伴的手肘打中脸颊。只是这种“绅士的舞蹈”渐渐让夏世哲“前所未有地觉得自己风度翩翩。而且不仅锻炼了身体,还觉得身心愉快”。于是他和妻子在舞厅跳,回家也练。“就连大年夜,也要先去练了舞,才回家吃团年饭”。

  “为了跳舞,我至少少挣了二三十万元!”夏世哲笑称。由于开旅行车经常要到外地,不能准时练舞的他因此颇感不便,于是转而另觅闲职,而找工作的唯一条件就是“工资少点可以,但一定不能加班占用跳舞时间”。

  夏世哲的舞伴王雅丽,以前同样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贤妻良母。2002年左右,她偶然看到广场上有人跳国标舞,很快陶醉其中。她最喜欢国标舞如丝绸般华丽的背景音乐,“只要音乐不断,可以连跳几个小时不歇气”。国标舞虽然不是体育运动,每个动作却都要求拉伸身体,练舞11年的王雅丽随着年龄增长,反而愈发端庄优雅。当她的儿子第一次把女友带回家时,女孩硬是不愿相信她是男友的妈妈。

  对王雅丽而言,她和国标舞的结缘不仅让自己更加年轻态,还因此广交朋友,性格也变得更加开朗。“要是以前,我也许不敢想像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组队到全国参加各种比赛”。但是当夏世哲因为妻子生病不能继续练舞、邀请她作舞伴的时候,她不仅欣然应允,还从此开始征战南北。2006年,国标舞全国公开赛在重庆举行,两人报名参加了业余组的比赛。由于一路闯关顺利,他们从早上8点进入比赛场地,一直比赛到深夜10点才出来。其间因为忘带干粮,两人饿了一整天险些体力不支瘫倒在舞台。

 

 

  流行

  成都选手要征战世界

 

  本次世界体育舞蹈节上,成都选手在全国青少年比赛以及三项世界体育舞蹈比赛中的成绩并不理想,但这并不妨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爱上它。从成都跳到英国黑池,已经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

  26岁的成都小伙子黄正科又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在本次体育舞蹈节的拉丁舞公开赛上,尽管很多世界一流的选手并未参加,他仍然未能最后入围。比赛后他自我安慰,“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我跳到英国黑池的目标没有变”。

  阳光、开朗,是黄正科从小到大的标签。因此当他13岁第一次看到别人跳拉丁舞时,便义无反顾投入其中。后来考上成都体育学院体育系,时间花得最多的仍是练拉丁舞。从2008年到2010年,他连续3年夺得四川省拉丁舞A组冠军。凭借出色舞艺,在大学毕业那年顺利被某知名上市公司看中,做了策划部主任,虽然“第一个月工资就拿了5000元”,但是不能专心跳舞,让黄正科“很不开心”。3个月以后,他毅然辞职,“对我来说,跳舞才是我的理想”。

  在黄正科看来,拉丁舞是最有生命力的舞蹈,“桑巴激情、恰恰活泼、伦巴婀娜、斗牛强劲、牛仔逗趣”,风格各不相同,挑战无极限。从大学开始,每天早上6点起床从体院跑步到红牌楼,成为他的固定功课。然而拉丁舞的确是高强度的运动,去年的世界舞蹈节上,他在拉丁舞大奖赛中闯入48强,却因为体力不支而退出。而成人组比赛好不容易进入决赛,同样因为大腿抽筋被抬了下来。今年,黄正科再次发起冲击,结果仍是败北。只是还没离开比赛现场,他就已经决定“明年继续”。

  就连只有10岁的小男孩戚孜帝也知道黑池世界体育舞蹈节,他每周五至周日晚,会雷打不动练习8个小时的国标舞,如今已在多个体育舞蹈比赛的少儿组夺得过冠军。小男孩也希望能有一天,把成都的体育舞蹈跳给外国人看。

  其实,从成都选手在世界体育舞蹈节上的成绩来看,成都体舞的总体水平与世界,乃至国内北、上、广等城市都还有相当的差距。但这并不妨碍这种“发于情而形于体”的舞蹈风靡校园。从泡桐树小学到四川师范大学,很多学校开设了体育舞蹈的兴趣班和专业课,开始为“成都造”的体舞队伍输血。也许假以时日,明月当年未曾实现的在黑池舞蹈节上跳舞的梦想,便能在新一代成都体舞者身上实现。

 

                                                                                                                 中华舞坛编辑:石佳